KStudy 一點通學習
每月499
年級單科K到飽
24H名師到你家
登入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
【 現在位置: KStudy > 大學/研究所新聞區列表 > 檢視文章

【情報】急!連台積電都喊缺工 昔日熱門資訊工程科系11年來竟銳減5萬學生

新聞日期:2021.02.02
我國資訊、工程領域大學生10年來減少5萬人,尤其工程領域更從22萬人榮景跌至18萬。

我國資訊、工程領域大學生10年來減少5萬人,尤其工程領域更從22萬人榮景跌至18萬。面對時代趨勢,向來被視為唸起來「很硬」的理工科,願意就讀的學生越來越少。另一方面,面對人工智慧、5G技術迎面而來的科技化浪潮,就連用軟體都能玩音樂的時代,資訊領域碩士生雖然逆勢微幅增長,但相關人才依舊供不應求,人力銀行主管便指出,徵才對企業來說,會是2021年最嚴峻的挑戰。

在少子女化的浪潮下,我國學生人數減少是必然現象,從97到108學年以來,全台大專校院人數減少逾10萬人。不過面對衝擊,受傷最深者卻是科技類科系,就連過去一向被視作熱門的資訊、理工領域科系也不例外;在學士班含四技部分,資訊領域學生數從7萬5000人,減少至6萬3000人,工程領域更從22萬1000人減少至18萬3000人,2者合計減少達5萬人。

「藝術、餐旅類科系呈現增長」

理工類學生人數減少的另一頭,藝術、餐旅類科系則呈現增長。儘管近年已逐漸下降,但觀光、餐旅類科系於108學年度學生人數仍有10萬9530人,相較97學年的6萬7841人,增長超過4萬人;影視、表演、設計等藝術科系學生人數,也從5萬3440人增加為8萬4707人。

「以學士班來講,工程類課程確實比較『硬』,不是前段班的學生唸起來會比較辛苦。」中央大學教務長王文俊表示,在這樣的情況下,學生選擇科系時會偏向比較輕鬆的,尤其後段學校的學生,更不會選工程類就讀。

觀光、餐旅類科系於108學年度學生人數仍有10萬9530人。

近年來教育部也早有注意,為避免系所過度傾斜,不僅下令各校不得再新設餐旅、表藝相關科系,更對工程相關科系採取多項措施,包括註冊率不列入增減招生名額計算、要求學校招生名額不得低於前1學年,就連系所申請停招,停招後的名額也僅能留給工業類,不能給其他系所招生使用,不過多項行動成效看在學界、業界眼裡仍是擔憂。

工程領域包含電機、化工、環工、土木等系所,儘管在前段國立大學裡仍是熱門選擇,但放諸全國境遇卻大不相同。教育部日前公布109學年度大專院校註冊率,其中學士班註冊率未達6成「及格線」者,共有464個校系,工程領域就占111個,是所有領域數量之最。

「科大增設一般科系,卻失去技職特色」

而在111個科系中,私立技專校院便高達103個。其實,我國高中生人數已正式超過高職生,而在高職生如今也要拚升學的情況下,不少科大為吸引學生,增設與一般大學相似科系,卻失去技職特色、被批淪為一般大學的「二軍」,少子女化衝擊下,私立技職因而受傷最重。

中國科技大學校長唐彥博表示,如今不少高職生也會考學測讀一般大學,本來一般大學跟技職是2條平行的軌道,現在卻已經黃金交叉,但產業生存還是需要技職人才,教育部應該對此適時規劃,在升學上也加強跟老師、家長的溝通。

「年輕人喜歡唸好玩、不用太辛苦的科系」

104人力銀行資深副總鍾文雄指出,相較之下,理工科唸起來確實「太硬」,他去大學演講時也發現,即便109年受疫情衝擊,觀光產業受傷嚴重,不過相關科系、研究所報名狀況還是持續成長,他認為年輕人喜歡唸好玩、不用太辛苦的科系,即便就業展望不好也沒關係,所以導致招生不降反升。

而在資訊領域,行政院則為在2030年達到培育8萬3000名資通訊人才的目標,規劃從109學年度起,以外加名額方式,每年增加資訊系所招生名額10%,開放各校申請後,109學年大學部分便增加825個資通訊名額,其中國立大學達462個,110學年度更擴大為半導體、AI、機械領域系所,名額增加為1525個。

但透過額外方式增加招生額度,卻也浮現隱憂。王文俊便指出,頂大名額一旦增加,會有更多學生往頂大擠,像中央大學可能本來程度前30%的學生,就會被台成清交等頂尖大學吸走,而中央大學的外加名額,又會再吸到下面學校的學生,最後後段學校就會招不到人;廖彥博指出,少子化下學生就讀意願又降低,再讓國立大學增加外加名額的話,底下學校就會受到很大波及。

「資訊領域博士班剩6成,是有博士班科系減幅最嚴重者」

學士部分令人擔憂,在碩博士班部分,更呈現驚人變化。工程領域學生數從97到108學年僅餘6成5,碩士生降為8成8;資訊領域博士班只剩6成,是有博士班科系減幅最嚴重者,不過在碩士班部分卻逆勢增長,增加約6%。

唐彥博認為,博士班較多是研究取向,取得學位要花上3到5年,社會上研究或教書的需求確實沒那麼多,會讓人認為投資報酬率太低,目前碩士會比較容易找到工作,很多人認為直接工作3到5年的業界經驗,會比念博士班更值得。

「博士班獎學金再多,也無法比科學園區高」

儘管目前科技部、教育部乃至各校對於博士班都祭出各項獎學金,但王文俊認為效果依然不彰,「因為業界薪水實在太好,博士班獎學金再多,也無法比去科學園區上班高」,產業大多的需求也是碩士學歷,不用到博士。

產業界需求確實火熱,如有護國神山之稱的台積電,日前便傳出今年將招募8000人;鍾文雄也表示,今年徵才確實火熱,美中貿易戰加上疫情影響全球,不少電子產品供應鏈都轉到台灣,台商回流也讓工業土地交易突破歷史紀錄,中科、南科等園區的發展,則帶動周邊住宅建案及餐飲、賣場進駐,目前外籍勞工又難以入境下,光是今年1月104上就有70萬6000筆職缺,是史上第2高,其中軟體、半導體跟電子資訊產業就占14萬2000。

台積電日前傳出110年將招募8000人。鍾文雄表示,未來不管人工智慧、5G、電子商務或無人車都需要資訊人才,而工程方面,相較之下土木、化工、環工等傳統工程領域都能透過智能製造、資訊系統來輔助,電腦已經可以取代過去許多傳統技術,也造成碩博班人數如此變化。

「產學銜接走向M型化模式」

鍾文雄談到,目前國內產學銜接走向「M型化」模式,碩士畢業生大多擔任上游的研發人員,台成清交碩士都在聯發科、台積電的研發單位,但是基層工程師、製程人員都是由虎尾、明新科大等校的畢業生擔任,資訊碩士之所以會增加,是因為在這個領域占有高附加值的職缺。

立法委員高虹安則指出,她在美國唸機械工程時,美國的博士班學生也在減少,即便有碩博合一、能唸完學士就能直攻博士的管道, 大家也傾向去業界工作。

不只半導體、資訊業界搶人,就連政府也鬧人力荒,根據行政院資安處統計,截至去年6月底,公務機關資安人力缺額推估高達1024人。

「連政府人力都急需補強,業界就更不用說了。」高虹安表示,本來只有科技、半導體產業需要資訊人才,但如今各行各業都需要數位轉型,不論是資訊管理、數據分析,或提供網路服務都有很大缺口,而學界也因應業界需求廣開AI、資訊相關系所,就連東吳大學這樣的老牌文法商學校,近年也開設巨量資料(Big data)學院。

高虹安談到,學生轉換軌道也是讓資訊碩士生增加的可能原因,現在確實很多人在大學念文科或商科,但研究所改唸AI、數據,甚至有音樂系去資工所的案例,現在就連做音樂,都不是大家以前想像的方式,是可以透過數位軟體來製作,「因為現在強調跨域能力,一定是有本科所學,再用資訊能力來協助。」

「2021年全世界徵才最困難的地方是台灣」

即便碩士班出現資訊熱,但面對巨大的人才缺口,培育速度仍顯緩慢。鍾文雄表示,英國牛津經濟學公司(Oxford Economics)研究曾指出,2021年全世界徵才最困難的地方會是台灣,「現在人才確實是供不應求」,受少子化跟人口老化、外流影響,儘管疫情讓不少原來在中國的人回來求職,但總體並沒有增加太多,110年人才招募會是各企業最嚴峻的課題。

唐彥博呼籲,政府確實需要思考未來如何括攬才、留才,而政策方面也應大力改變,國立大學應該去拚競爭型人才,在碩博士班不要再用外加名額搶學生,這對老師教學也會造成負擔,應該讓他們好好培養碩博士打國際盃,讓應用型的科技大學則能培養產業界第一線或中階人才。
新聞來源:風傳媒、一點通學習整理編撰